貳拾肆

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。

他接过笔,俯身下去改她的画作。今天很不一样,他闻到了原本不属于她的成熟气息。是该夸赞她终于长大到学会装饰自己,还是该跟她问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
卫宫老师今天似乎十分没有耐心,一点都不像他。他为自己改画时下笔与平常极端地不一,刷刷两声大得笔尖似乎穿过了素描纸刻在木板上。但他只是轻声说道这边的线条需要加重。女孩庆幸自己的笔早已钝成了圆圆模样。


她伸手想要接过笔但是卫宫老师没有给她,继续改画。平日里根本就没怎么对自己上心过的卫宫老师,今天意外的花了很多时间在自己,的画上。


她还在想是不是今天画的实在是糟糕转而看向他为自己改动的地方。


“老师,您要不要坐下…”


他看了一眼自己,回答到不用,继续了手上的动作。


卫宫自己心里清楚得很,他贪恋上了女孩身上的味道,心里万分地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失望,却又挪不动脚。女孩的画没有问题,手上画的线条只是覆盖上了她的,好像一种新式的宣誓主权。


女孩这边也紧张得很,她能轻易地闻到卫宫老师身上的淡淡的味道。一边怕自己因为画得差挨骂,一边希望他多修改多停留一会。


直到他沉稳的声音响起


“把橡皮给我。”


她一下惊醒,慌慌张张拿起自己的橡皮,递给他时的皮肤接触又让自己心跳不已。


评论

© 貳拾肆 | Powered by LOFTER